LGBT人群

LGBT人群第三方辅助妊娠项目

大卫•斯莫特里奇博士治疗的第一对夫妻是同性恋伴侣。那是在20多年前,他们找到大卫•斯莫特里奇博士希望通过使用卵子捐赠和第三方辅助妊娠的方式建立自己的家庭,当时大卫•斯莫特里奇博士使用的是附属于一家其他医院的IVF实验室。大卫•斯莫特里奇博士向医院提出申请为这对同性恋夫妇治疗,医院同意了但是医院的工作人员还是对此有意见。于是大卫•斯莫特里奇博士不得不到另外一家IVF实验室帮他们完成了治疗。这也促使大卫•斯莫特里奇博士
想要建立一家属于自己的IVF诊所,拉霍亚IVF中心因此诞生了。

“拉霍亚IVF中心的使命是帮助所有希望建立家庭的人实现愿望。”

2015年8月大卫•斯莫特里奇博士接受德国电视台访问

电视台的工作人员记录了我们的德国客人追求成为父母的历程,他们带着一对新出生的双胞胎以及4岁的孩子(同样是在我们诊所的试管宝宝)来到我们诊所。这个4岁宝宝的名字是大卫,这是为了感谢斯莫特里奇博士 ,因为斯莫特里奇博士的全名是大卫•斯莫特里奇博士。

单身/男性同性恋夫妻法律事宜
在美国,单身女性可以通过人工授精的方式怀孕当妈妈,但是单身男性或者同性恋男性必须使用第三方辅助妊娠的方式当上父母,一般性况下,有两种第三方辅助妊娠的方式,一种是通过人工授精让一位女性怀孕,这种方式被成为传统第三方辅助妊娠;另一种方式是使用卵子捐赠,做成胚胎后移植入第三方辅助妊娠妈妈体内,这种方式被称为:商业第三方辅助妊娠。

总经过去几年的经验,我们认为商业第三方辅助妊娠比传统第三方辅助妊娠法律风险更小。因为商业第三方辅助妊娠妈妈与将来的孩子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传统第三方辅助妊娠妈妈提供卵子,与将来的孩子有血缘关系,很难讲她在将来是否会改变主意,希望成为孩子的母亲。但是商业第三方辅助妊娠妈妈与孩子没有血缘关系,而且签署受法律保护的协议。在加州,如果商业第三方辅助妊娠妈妈改变自己的主意想要成为孩子的母亲,加州法院会判商业第三方辅助妊娠妈妈没有任何父母权,因为签署的第三方辅助妊娠协议有效且受到法律保护。

在过去15年中,有上千对单身/同性恋夫妻在加州或者其他第三方辅助妊娠“友好”的州通过第三方辅助妊娠得到属于自己的孩子。至今为止没有记录显示法院会剥夺准父母通过第三方辅助妊娠得到的孩子的父母权。

单身/男性同性恋夫妻FDA事宜
FDA在2005年5月出台了新的有关“捐赠资格”的监管制度。规定了包括“人类细胞、组织以及细胞与组织的相关产品捐赠需要完成的捐赠者筛查以及传染病检查。根据上述定义,卵子、精子以及胚胎也属于这类细胞与人体组织相关产品。换句话说,胚胎的卵子与精子提供方需要接受相关的筛查与传染病检查。FDA的规定和检查是十分细致复杂的。您可以联系我们了解FDA相关事宜。